在旅遊書的景點介紹中,很少會將餐廳或者咖啡館列為景點專門介紹,而在維也納這個城市卻出乎意料的在ADAC這系列旅遊書中,一舉介紹三家咖啡館,分別是:Café Central(中央咖啡館)、Café Sacher(沙河咖啡館)、與Demel Konditorei(丹蒙蛋糕店),而三家咖啡館出名的方式各有不同,對於來到維也納旅遊的人,下午茶時間實在不怕無處可去。


Café Central進門所見的景象
在咖啡館歇腳享受下午茶,這對於經常一個人旅行的我來說是很少這麼做的,但是這次有另外兩人同行,自然歇腳品嚐下午茶的興致就高些。十九世紀末開始營業的Café Central不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但這家咖啡館之所以有名,自是有名人加持的結果,有人說在這間咖啡館列寧跟托洛斯基常在這邊下棋討論政治,甚至奧地利的詩人Peter Altenberg當年可是天天泡在這家咖啡館中,甚至也死在此處。聽起來相當的誇張,但是不可否認,咖啡館一向就是這些騷人墨客的聚集處,想想台北的明星咖啡屋,也是有這樣一段作家群集的輝煌歷史,由此再來看這家位在市中心的Café Central,那也是不足為奇的。

Café Central的位置不算起眼,夾在一個小三叉路口上,抵達維也納的當天還人生地不熟的,而且下午抵達不管參觀什麼景點大概時間也都不大夠,所以就索性放慢所有的腳步,決心到咖啡館好好的休息享受。從Herrngasse這個地鐵站出來後繞著繞著,總算在一棟外牆圍起來的建築旁邊發現它的芳蹤。咖啡館的大門似乎沒有停過的開開關關,裡面的看似高朋滿座但卻安安靜靜,只有服務生穿梭其中帶位,不管是觀光客或者在地人,皆一派悠閒的坐在位置上輕聲聊天、或者自顧自的看著手中的印刷品。大廳的建築似乎有稍微挑高,廳底懸掛的不知道是哪個貴族夫妻的畫像,平台鋼琴穩當的置於廳中,似乎也是一股穩定的力量。美輪美奐不是形容這座咖啡館的適當字眼,閒適優雅或許更為貼切一些。

我不是個靠寫作維生的作家,在咖啡館中是不是能給我帶來什麼不一樣的靈感,我還真不敢說。但是來到咖啡館喝下午茶還是很開心的一件事,尤其在經歷過布拉格跟布達佩斯後,來到維也納感覺更是親切(我想應該是一個星期下來被那些擠眉弄眼的西方字母搞得暈頭轉向,所以回到德語區看到頭上長有眼睛的字母倍感親切吧)。看著服務生送過來的Menu,看著看得懂得字但是要猜端上來的點心長什麼樣子還真是有相當的困難度,不過看到菜單中有巧克力字眼的,大概我都沒有辦法有抵抗力,就在不曉得要白巧克力還是黑巧克力好猶豫不決時,同行的姊姊點了黑巧克力,基於嘗鮮的原則我就選了白巧克力。這到甜品端上來後讓我驚艷,不管是在顏色或者香味上都是。巧克力的部份雖然甜,但是表層的醃櫻桃適當的中和甜味,讓人嚐來不覺得膩,而伴有芝麻更是香氣四溢(這道甜點事實上是有點熱的,所以香氣會散發出來),搭上點的咖啡真是很享受。我們就這樣吃著點心,輕聲的聊天,討論接下來要去哪些地方散步(當天晚上要去聽歌劇),照片旁邊出來搶鏡頭的ADAC是我在德國這一年半愛用的旅遊書。



在一般旅遊手冊上提到Café Central所附的照片,大概都是開門後映入眼簾的那個大廳,而當時高朋滿座,我們無緣在這個大廳中享受下午茶,讓侍者帶路,一路穿越大廳來到後方的中庭。中庭光線在半自然光與半燈光融合下,是有那麼點不同的感受,雖然沒有中庭華美的吊燈與裝飾,但質樸的感覺依舊是享受咖啡與點心的好地方。即使咖啡館的大廳或者中庭都屬於挑高式的建築,但是整個咖啡館中給人的印象除了安靜還是安靜。這都讓我想起那時候到慕尼黑去,在HB裡面晃晃,人聲鼎沸的熱鬧跟這邊咖啡館的寧靜實在是沒有辦法比,即使他們的天花板都比人家來得高。

喝下了一杯帶有酒精的咖啡,臉漸漸開始變紅(我這個人只要一喝酒就完全騙不了人,實在沒辦法),身體暖暖的感覺在維也納燈光閃閃的大街上晃,真好。



第二家Café Sacher赫赫有名的就是他們的Original Sacher-Torte(沙河蛋糕),許多人來到這邊都是慕沙河蛋糕之名而來,即使在非下午茶時間來(當時已經是晚餐時間)也需要排一下子隊才得以進入。在門口看到咖啡館的服務生不斷進出,其實是一刻也不得閒的。 很高興看到我們的座位是在一個角落的沙發位,三個人不約而同的都往沙發上面靠過去,在咖啡館,靠著沙發慵懶的吃著蛋糕跟喝茶,才是徹底的放鬆。菜單就用小報夾(大約A4大小)夾著放在各個桌上,封面就是介紹這家咖啡店的經典蛋糕的歷史,2007年正是這款蛋糕175周年的生日。這個原汁原味的Sacher-Torte到底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其實這個蛋糕看起來不好看,整個是巧克力的棕黑色,但是旁邊打上的奶泡花看起來真是讓人食指大動,若整塊蛋糕就是巧克力的味道跟口感,那這蛋糕也沒有什麼價值千里迢迢來此品嚐了。蛋糕外層的巧克力不是想像中又硬又脆的,其實這層巧克力的口感鬆鬆,感覺好像中間打入空氣的感覺(應該像糖霜吧,差別是用巧克力作的),再來蛋糕的中間有一層夾層果醬(至於什麼醬我就不曉得了),蛋糕的本體很紮實,搭配這球奶油花可以中和因為蛋糕紮實產生的乾澀,因此這球奶油花絕對在這個蛋糕中有不可或缺的重要性。整塊蛋糕最硬的地方,就是上面那個打上SACHER標誌的巧克力塊。吃蛋糕不管佐茶或者咖啡都美味,而晚上我還是偏愛茶多於咖啡一些。


Original Sacher Torte

這家咖啡館的用餐環境跟Café Central比起來其實不分軒輊,都是讓人覺得非常舒服而且可以完全放鬆的。歐洲的步調原本就比台灣日本這些國家慢得許多,所以在悠閒中享受悠閒,才真是一種閒適。Café Sacher在走道中懸掛著兩幅裱框的名人簽名(其實是名人簽名後用繡縣繡在布上),當然奧國皇帝也是這邊的座上賓。咖啡店在紅色白色的主色調佈置下,有宮廷的味道,不過我不會想像自己是個皇室的貴族或者公爵伯爵之類的,我只是來吃蛋糕喝茶,還有感受一下什麼是維也納的甜點而已。

在白天逛完Hofburg、Stadtpark,然後在冷冷的空氣中在維也納的城區中散步、搭電車,能夠在此時來一壺熱熱的茶還有一塊蛋糕,幸福的感覺不可言喻。


Café Sacher的內部

Demel Konditorei是第三家造訪的咖啡館,這家咖啡館依舊歷史悠久,同樣他們也有Sacher-Torte作為招牌,但是他們的Sacher-Torte就硬是不能稱作Original,只因Hotel Sacher早就將這個”Original Sacher-Torte”視為他們獨有的品牌,即使Demel宣稱他們的Sacher-Torte配方也是從Hotel Sacher而來的。有人說:”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這句話套在Sacher-Torte上也適用。雖然說Demel的沙河蛋糕源頭來自Café Sacher,但我感覺他的蛋糕就是略遜他們一籌(也難怪價格也比他們稍微便宜)。我想最大的差別就是在那個奶油花跟蛋糕中缺少一層果醬中和的口感,而這樣的蛋糕假如沒有搭配茶或者咖啡,肯定是讓人家不容易吞嚥的,因為太乾。而這邊點餐的方式跟Café Sacher有點不一樣,進入店後轉上樓才是咖啡廳。桌上的菜單只有飲料部分,至於蛋糕就請到外面的展示區中點選,自然有服務人員幫你送到桌上。

推開Demel的大門看起來跟一般的點心蛋糕店無異,透明的玻璃櫃中擺著各式各樣可口新鮮的蛋糕,結帳櫃檯前也總是排隊的人潮,但假如要問Demel最大的特色在哪邊,我想應該就是從大門進去後到走上咖啡館的樓梯前,看到的大片透明玻璃圍繞起來的工作檯。白天來享受咖啡下午茶的人們,在走上樓梯之前,都可以透過這大片透明玻璃,看到師傅們在廚房中的工作,而店家在這片玻璃前面貼著”請不要用閃光燈拍照”的告示牌。想想好笑,在一大片玻璃前面假如還用閃光燈拍照除非鏡頭直接貼在玻璃上,不然的話,拍到的相片應該玻璃是主角吧。


Demel Konditorei的Sacher-Torte



Café Demel的人潮顯然就略少於前述兩家,但是安靜是三家咖啡館的共同特色。不管下午茶時間、或者晚餐時間(Sacher跟Demel我都是在晚餐時間造訪),他們散發出的蛋糕香與魅力都不會改變,持續地、細水長流地不斷吸引遊人與Wiener走入他們的空間,享受一杯濃郁的咖啡,還有一塊精緻可口的蛋糕,就這樣閒適的度過一個下午或者晚上的美好時光。

簡單比較:Café Central在菜單上的甜點看起來都是現點現作的,所以很漂亮也帶有溫度,相當可口且精緻。若是比較Sacher跟Demel的Sacher-Torte,我會投給Sacher一票。假如有第二次機會走進Demel,我絕對不會給他們的Sacher Torte第二次機會。

    全站熱搜

    w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