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抵達巴黎,在火車站耗了將近一個小時:先是退Thalys從Paris回到Köln的票,接著買橘卡。直到買完票下地鐵後,心裡才有一種踏實感:我真的來到巴黎了。旅館的位置離地鐵站很近,距離Eiffel Tower也不遠,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從Eiffel Tower走回旅館過。

第一天的散步主要範圍是從地鐵站出來到Eiffel Tower的塞納河沿岸,包含夏佑宮(Palais de Chaillot)跟Champs de Mars等處。走在巴黎街頭,總是會有種觀光客比居民多的錯覺,在地鐵上你會看到很多人手上拿個一張巴黎的地鐵圖,不然就是各種不同語言的巴黎旅遊導覽(我還看過俄文跟希臘文的,很誇張),既然旅遊導覽的語言五花八門,當然周邊人講話的語言也就千奇百怪,除了法文之外,德文、英文、中文,還有一堆我搞不清楚是什麼語言的語言(在歐洲幾乎各國都有自己的語言,荷蘭有荷蘭文、芬蘭有芬蘭語,連盧森堡都有自己的語言),反正把一個人丟在巴黎,其實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巴黎。即使扣除遊客,住民的種族也是各式各樣,黑人相當多,曾經在一班地鐵的車廂上,我就發現黑人的數量是比白人還多的。

扯遠了…從Metro出來後一群人就往Eiffel Tower的方向走,在巴黎,跟著人群走總是非常管用,連地圖拿出來比對都省了。沿著塞納河畔的散步是很愜意的,只要留心腳下不要踩到髒東西,一切都很美妙。以前只在書中或者網頁看到的Eiffel Tower就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那種感覺很興奮,有點回到童年時代充滿好奇心的感覺。相機拿起來就是拼命拍照,縱使天氣有點陰陰的,拍不出漂亮的照片。在鐵塔對岸的Palais de Chaillot應該是個拍鐵塔不錯的地點,因為從塞納河畔就可以看到Chaillot那邊閃光燈此起彼落。


看到上方平台滿滿的人了嗎?一堆人都是拿個相機在猛拍Eiffel Tower

確實從夏佑宮方向看鐵塔是不錯的選擇。由於我抵達的時間已經是傍晚接近天黑的時間(大約快要五點),所以鐵塔也點起燈來,整座白天看起來棕黑色的鐵塔,在夜間點起燈來有種絢麗的迷幻,加上銀白色的閃燈四處流竄,更覺得這個百年鐵塔實在是騷包至極。但是又何妨,巴黎這個都市本來就是這樣新舊交雜出現,百年鐵塔總是要展現她青春風華的另一個面貌,尤其在這個聖誕與新年假期中,更是要好好妝點一番。


不管是鐵塔、凱旋門、或者新凱旋門(La Défense)這些地方,都有電梯或者樓梯讓人登高望遠,既然都已經來到這個地方,哪有不上去看看的道理,只是看到排隊的人潮,心都涼了半截(四個電梯中只有三組在運轉,其中一組維修中),索性離開鐵塔,想說先到歌劇院那邊晃晃,看看有沒有機會剛好有人有票要賣出,這樣晚上也可以用看歌劇的方式打發。正要從鐵塔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用英文說:「你都不了解我!」往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發現原來是個戴著粗框眼鏡東方臉孔的男生,而他對一個戴著帽子的男生(洋人)咆哮。一個人站著,另一個人坐著,兩個人四目相對,手上又提著幾個百貨公司的袋子(顯然是剛購物完畢),在這句話後就開始陷入冷戰。在巴黎的新鮮事很多,到處都可以看到情侶拿著數位相機在著名景點自拍或者擁吻,甚至在羅浮宮也看到一對Gay手牽手看展覽,兩人還共用一組語音導覽,就像德國媽媽說的,這是一個愛之都,所以看到這樣的事情,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早也就見怪不怪,但是第一天就碰到一對Gay在浪漫的Eiffel Tower底下冷戰,還真是難得一見。

要碰到一個了解自己的人談何容易啊?那句「你都不了解我」大概道盡了天下許多情侶的心聲,就像在Chris家的時候,吃早餐時他問我說你要法國麵包的上半部還是下半部,因為很多德國人吃法國麵包是從中間對切的,所以會有上下兩半之分,有些人喜歡上面那部份,有些人喜歡下面,雖然對我來說沒差。Chris就說夫妻或情侶要是兩人只喜歡吃上面,或兩人只喜歡吃下面,到最後一定會吵架,而有些夫妻結婚幾十年了,有天老公對老婆說:「親愛的,其實我比較喜歡吃上面。」妻子可能會說:「親愛的,其實我比較喜歡吃下面,只是這幾十年來都讓給你了。」光一個麵包都有可能陷入「你都不了解我」的窘境,更何況是其他許許多多生活上的習慣,尤其當兩個人開始生活後,這樣的問題一定是天天上演,也難怪會有鐵塔底下那句英文的咆哮。

巴黎的第一天無目的散步,人生百態在巴黎,即使當個旁觀的旅遊者也能細細品味。

還是閃亮的鐵塔,只是這是從第二層的高度往上拍的


Palais de Chaillot:從鐵塔的上面俯拍的照片,點燈後更吸引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wwillia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